娛樂手機程序是如何毀掉我們這一代的?

  • 107
  • A+

寫在前面的話:這篇文中,抖音只是一個具象化代表,而非針對抖音,我們想講的是以抖音為代表的一眾以算法為內核的娛樂化APP。每個時代都會有一些淘汰機制,而現在的時代,會根據自制力和信息篩選能力對人進行淘汰。但總有一些人是不愿驚醒的,等他們發現自己一事無成時,會選擇抱怨別人、抱怨社會、然后把希望寄托給下一代,在這群人眼里錯的不是他們,而是社會。希望這個人不會是你。


1


前幾天抖音出了一個“爆視頻”,單單評論數就超過一百萬,播放數量過千萬。這幾乎是我們這些文字工作者難以企及的數量。而數量背后,潛藏著一個個為此付出時間與精力的人。

除此之外,相信你在朋友圈也看到過不少這樣的話:“中了抖音的毒”、“刷抖音根本停不下來啊啊啊,一看表竟然刷了三個多小時......”



這一點相信刷過抖音、亦或者是刷過快手、火山小視頻等等各種小視頻軟件的人都會深有感受。


如果你在路邊、休息處看到一個人手指連動笑的合不攏嘴,那大概就是在刷小視頻了。我們會不自覺的深陷其中,驀然之間發現時間已經過去了幾個小時。


尼爾·波茲曼在《娛樂至死》里這樣寫過這樣的一段話:


“一切公眾話語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并成為一種文化精神。我們的政治、宗教、新聞、體育、教育和商業都心甘情愿地成為娛樂的附庸,毫無怨言,甚至無聲無息,其結果是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


層次越低的人,越喜歡花時間在娛樂上。


越來越多的人患上了網絡依存癥,對各類娛樂新聞上癮、產生依賴,人云亦云,附和跟風,沉溺在虛擬的世界中不能自拔。


我害怕長久以往,自己會變成一個透明的軀殼,腦袋空空、沉浸于感官娛樂。


有人說,你的時間花在哪,你就會成為什么樣的人。格局高的人,不會花太多時間在娛樂上。


深以為然。


我們正在愛上這些使我們喪失思考能力的工業技術。


抖音、快手、抖音、微博這些軟件正在飛速地強化我們對新奇事物的需求度,并拉高我們的敏感度。


同時降低的就是對文字的需求度與耐心度。


刷多了抖音、快手、微博這些軟件之后,我們就會形成一種慣性:沒有耐心去讀一本長文或者書籍。更沒有時間去思考,因為我們總是在期待著下一個引爆眼球的新奇事物,等待著它在視頻中直接了當的呈現。


比如你就有可能看不完我的這篇長文。


而在被轟炸多了之后,我們就會逐漸愛上這種“被喂食”的感覺。

而當“被喂食”形成一種習慣之后,我們的就會惰于思考,耐心以及深挖問題的能力就會被逐漸抹殺。


還記得盛大公司嗎?


(陳天橋)


這是一家十分“傳奇”的公司,2001年年底,盛大賬面上只剩下大約30萬美金,陳天橋傾囊而出,買下韓國一款二線游戲《傳奇》的中國代理權。


2002年,《傳奇》同時在線人數突破60萬,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大規模的網絡游戲,盛大月均銷售額超過千萬,市場占有率超過六成。


但是陳天橋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卻不止一次說過:“我從來不玩《傳奇》,因為這是個爛游戲,浪費我的時間,但是盛大是個好公司”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個備受追捧的爛游戲確實吸來了千萬銷售額。


看到了么?你每時每刻傻呵呵的沉浸其中,換來的都是經營者的盆滿缽滿。


2


“不知道為什么,刷抖音的時候感覺那么開心,可是刷完之后卻分外空虛,變得很喪,而且更自卑了”一個粉絲在凌晨一點多私信我。


他說他剛在床上刷完抖音,然后就失眠了。


在孤寂無人的夜晚,我們最容易感受到自己的無助與空虛。


我回復說:“因為你愛上了一個虛擬且充滿新奇G點世界,但是你依舊碌碌無為,你的生活仍然平平無奇!


我稱抖音、火山小視頻、今日頭條、快手等等以算法推薦為內核的軟件為:毒品軟件。


一款類似抖音的 APP,背后都是一個強大的運營團隊,有著專業的消費者行為學作支撐,用盡最前沿的科技,最詳盡的數據,通過聲、光、交互、反饋等全方位途徑,在各種心理學、行為經濟學、認知神經科學等理論指導下,精心打造 —— 目的是什么?為了創造一個虛擬空間,來消磨你的時間。


它帶來的滿足感太容易獲得,而一旦你習慣了這種“唾手可得”的滿足感,就不愿再去做那些“高投入”的事情了。比如在高度自律的狀態下完成作業、思考問題。


在這個被娛樂塞滿的世界里,當沒有足夠強大的自控力時,我們就會因為沉迷各種誘惑而“被碌碌無為”。


比爾蓋茨曾在采訪中說過,他認為13歲是孩子擁有第一部手機的合適年齡。


(比爾蓋茨和女兒)


他、珍妮弗、以及1999年出生的兒子羅里·蓋茨都是在過了13歲生日后才被允許使用手機,小女兒菲比則在期待著13歲生日時得到自己的第一部手機。


“我們家把13歲定為得到手機的年限!鄙w茨說,鑒于這項規定,孩子們從學;丶液蟪O蛩г拐f,“其他孩子都有手機,我是唯一一個沒有手機的人,這令人尷尬”。


你知道嗎?喬布斯是不允許自己的孩子們用iPad的。



喬布斯生前有三個年幼的孩子。有一天紐約時報的記者Nick Bilto問他:


你的孩子們一定很喜歡iPad吧?


老喬回答:


“他們沒有用過。我們限制孩子們在家里使用智能產品!


聽起來是不是怪怪的?iPad之父居然不允許自己的孩子用iPad?感覺就像是毒販不允許自己的孩子吸毒一樣....


無獨有偶。在硅谷,很多高科技公司的高層和工程師里面,開始流行不讓自己的孩子接觸智能科技產品。


他們甚至把孩子們送到傳統的,完全沒有智能和科技產品的Waldorf學校,在這個學校的校園里根本就找不到電腦!

我們看到的是電子產品正在飛速低齡化,抖音快手已經迅速占據了小學生的生活。

而因為缺乏自制力,他們會沉浸其中無法自拔,在最應當拼搏的年紀里選擇安逸,在價值觀形成之際被灌輸進大量的光怪陸離與不正之風。

于是他們開始模仿,追逐著未成年懷孕風當寶媽、跟著小青年跳社會搖、以為低胸博眼球就能賺大錢......當管制不利時,墮落便自此開始。

那些我們所熱愛的東西,正在一步步把我們連根拔起。


3


在作家周沖的文章中看到過這樣一段話:


當你的時間不再用于深度學習,當你的注意力被他人瓜分,當你只看綜藝與電視劇,當你在群體中呆的時間越來越長,當你執行力越來越差,當你評價他人的次數越來越多,當你抱怨越來越頻繁,當你回想往事的頻率越來越高......毀滅就已經發生了。


如何分配你的時間,取決于你。


未來,在時間這個戰場上,有兩門生意會特別值錢。


第一,就是幫別人省時間。第二,就是幫別人把省下來的時間浪費在那些美好的事物上。


能夠掌控時間的人,才能掌控自己的一生。


這座城市,一半人在拼命,一半人在認命;一半人在搶時間,一半人在耗時間;一半人在燃燒青春,一半人在虛度青春。


最后,溫馨提醒,希望大家卸載那些非官方的盈利為唯一目的的新聞軟件和一些無聊的APP,可能有朋友會說了,那我干脆天天看新聞聯播得了,根本不用娛樂了,我想說的是,大家一定要看權威的官方媒體以及實名認證作者的文章,不要看那些連“名字”都不敢放的人寫的文章,因為這不僅僅是對自己負責,更是對這個社會、這個國家負責,甚至是對這個世界負責。


weinxin
我的微信
關注我了解更多內容

發表評論

目前評論: